成教協會 :: 協會活動
日期: 2021年08月04日 閱讀: 71
【征文選登】黨的陽光雨露下的40載教育春秋(作者:朱希祥)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浦東新區成教協會組織開展了慶祝建黨百年主題征文活動。我們將陸續選登征集的文章,與朋友們分享。

征文全文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誕辰100周年的日子里,我猛然覺察到自己古稀之年中,大半的時間都是在教育崗位上度過的,而且也正是我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基本年份內:我1971年從事教育工作,次年入黨,至今未離開教育事業的40載!
       從教40年與入黨39年的幾乎完全重疊與復加,讓我在無比的感慨與激動之余,即想落筆,述說一番自己的40載教育春秋。
       無論是毛澤東當年說的培養德智體都得到發展、有社會主義覺悟的有文化的勞動者,還是改革開放后,鄧小平指出的教育的三個面向(現代化、世界和未來),以及近期習總書記的“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的論述,都是黨在各個時期對教育的政策指導與方向引領。我也是在黨的這些陽光照耀和雨露滋潤下從事教育工作的。
       時光有春夏秋冬之分,我的教育從業經歷,也可以用這四季來形容與概括——
       春天啟蒙:“抗大精神”感召下的教育開端
       1971年,是我在上山下鄉的黑龍江建設兵團從教的開始。進兵團的第三年春季,我們組建了一個營部中學,因自己算是高中生,且是上海市的重點中學畢業,故而被選人辦學做教師,懵懵懂懂走上了教育之路,實際也是自己教育事業的開端與啟蒙。
       說是中學,實際幾乎是一無所有。上級只給了我們幾間茅草屋與幾個辦公桌,以及一百三十元的啟動經費。經費買了兩塊黑板,其余的課桌椅都是師生自己伐木材制作的。我們以走黨的“抗大之路”,發揚黨的“抗大精神”,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努力辦學。我們兩個班級,四個所謂知識青年的教師,每人承擔文理分開的所有課程。沒上過大學,沒學過專業的23歲的我,竟然擔任了語文、歷史、地理、美術等課程的教學。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教育,讓我品嘗了教育與教學事業啟蒙的甜酸苦辣。我們的當地學生比我們小不了幾歲,實際像兄弟姐妹。大家嘻嘻哈哈,苦中作樂。書本知識,我們向他們傳授;各種勞作,我們向他們學習。任教只有兩年多,但至今我們還有幾十人那個中學的師生微信群。交流思想、轉遞信息、分享業績,不亦樂乎。
       夏季繁盛:黨教育事業下的個人收獲
       真正理解與實踐如何在黨領導下進行學習、教學和科研,是在我1973年夏季進入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求學和畢業后留校的30余年教科學工作的漫長時期。
       我始終牢記的是兩條原則:一忠誠于黨的教育事業;二以黨員的高標準要求自己。由此,收獲了如夏季那般的繁豐與盛多。
       教學上,我堅持為本科生上基礎課程,從助教、講師,直到副教授、教授、博導。幾乎每周一次的大學生和留學生的作文,40來篇文章,經常批改得我頭昏腦脹,眼睛發酸。但認真負責、精批細改,還是得到學校與學生的好評,因此而獲全國性的寶鋼優秀教師獎。上海電影電視節創辦后,我又多年帶領高年級學生參與相關的各項工作。就此,又與專著一并獲上海市學術著作和教學成果獎。
       科研上,我要求學生共同參與實踐,特別是參與社會性的各項實踐。于是,我們圓滿完成了全國教育科學規劃課題、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上海市民辦優質幼兒園創建、上海市浦東 新區民辦教育發展政府專項資金等各級科研項目。
       我以黨員的高標準和先進模范作用,把思想教育、立德樹人滲透和帶進了這些這些教科研之中,因而兩次被評為校級優秀黨員。
       秋冬余熱:為下一代成長再做貢獻 
       我2008年退休,說明人生已近秋冬,但覺身心都還健康,多年的儲存,還可以為黨的教育事業做貢獻,出力獻智。于是,退休后,我就在學校主動擔任了華東師大關心下一代委員會(簡稱“關工委”)的工作,在校外擔任培訓和多個文化研究機構的顧問等,發余熱,獻余力。
       在學校和學院的關工委里,我繼續帶領學生參與校內外的各項教科研活動。我負責與幾十名學生,參與《中國夢激揚青春夢的理念與實踐研究》《多層次“下一代”與多形式的“關心”的探討》和《“讀懂中國”途徑創設、方式拓展與成效獲取的研究》等的課題,師生因此受益匪淺,三個科研項目也分別獲得了上海市教育關工委的兩個特等獎和一個一等獎。
我擔任校長的浦東新區東方青少年培訓中心,在全體員工的共同努力下,也屢獲“誠信單位”“先進單位”“最佳創意獎”“陽光活力獎”“最佳人氣獎”、金牌課程、優秀論文等獎項。
       黨的陽光雨露下的個人教育事業,也有著春華秋實的景色。
(作者系上海浦東新區東方青少年培訓中心校長、華東師范大學國際漢語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上海浦東新區東方青少年培訓中心  供稿

<< 成人教育參閱資料2021年第7期 【征文選登】黃炎培“窯洞之問”與黨的初心和使命——重溫“窯洞之問”的感想 >>